光明时评:黄庭坚,“别人家的孩子”

2020-05-03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-1 点击:

分享到:

   调查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
   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作者:贾月洋十九岁中乡试,二十三岁中进士,为官做到知州,书法位列“宋四家”,写诗开创江西诗派,作词与秦观并称“秦黄”,黄庭坚可谓从小就是家长口中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

   事实上,这些“神一样的成就”,得来并不容易,背后甚至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痛苦与辛酸。 这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人生有着怎样一番经历?其一,天资过人,屡受赏识。

   据史料记载,黄庭坚年少时就聪明过人,五岁开始读五经,七岁就能写诗,不仅才华出众,而且记忆力极强。 据说有一次,黄庭坚的舅舅李常看到他书架摆得很乱,随便抽出书来问他内容,竟然怎么都问不倒他,当时惊叹不已。 十五岁以后,黄庭坚追随李常在淮南一带游学,由于才气出众,很快受到李常同学孙觉的赏识,并最终顺利成为了孙觉的女婿。 后来,李常官至户部尚书,孙觉官至吏部侍郎,两人在做官、做人和做学问等领域,都对早年的黄庭坚产生了深远影响,孙觉更是亲自促成了黄庭坚与苏轼的交往,造就了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。 十九岁和二十二岁时,黄庭坚两次以洪州第一名的成绩通过乡试,并于二十三岁时考中进士,担任汝州叶县尉,历官国子监教授、校书郎、著作佐郎等,都是唐宋时代培养后备官员的“清要之职”。

   在北京(今河北大名)任职期间,还受时任北京留守、宰相文彦博的赏识,一度留任多年,最终官至至宣州、鄂州、太平知州,历任多地,主政一方,在书法、诗词等领域也多有建树。

   天分过人、身居要职又有贵人赏识,从这个角度来说,黄庭坚,是幸运的。

   其二,生活坎坷,仕途多舛。

   与过人的天资、煊赫的成就形成鲜明反差,黄庭坚的个人生活,显得极为坎坷。

   十四岁时,父亲过世;二十五岁时,第一任妻子过世;二十六岁时,妹妹过世;三十六岁时,第二任妻子过世……黄庭坚的前半生,经历了太多次亲人离别。 王安石变法开始以后,由于反对新法,黄庭坚的仕途,迟迟不见起色。

   特别是“乌台诗案”发生后,黄庭坚因为与苏轼往来过密而受到牵连,被罚铜二十斤,而且失去了好不容易得到的著作佐郎这一清要职位,外放吉州太和任知县。

   从二十三岁外放叶县县尉,到四十一岁奉调入京任校书郎,黄庭坚在地方县一级工作岗位上,迁延了近二十年之久。

   《黄庭坚咏水仙》,出自明代杜堇所绘《古贤诗意图》在开封度过了十年安稳生活之后,五十岁的黄庭坚,又因为新旧党争问题,再次面临厄运,先是外放宣州、鄂州知州,还没来得及具体做事,就被召回开封听候处理,最终被贬涪州别驾、黔州安置,后来又改为戎州安置。

   此后,除短暂收到过吏部调令外,黄庭坚再不曾受到朝廷重用,在西南、岭南的深山里,在奔赴贬所的颠沛中,度过了人生最后十年。 亲人离别,仕途不顺,才华得不到施展,从这个角度来说,黄庭坚,是不幸的。

   其三,乐天知命,豁达重情。 与大多数古代文人不同,面临人生的幸与不幸,黄庭坚都没有太多的介意,反而表现出了超乎常人的坦然。 黄庭坚早年,家庭经济情况便不容乐观,特别是父亲过世之后,家庭经济状况一度恶化,但即使是在这一段“至暗时刻”里,年少的黄庭坚,还是表现出了难得的豁达,所谓“往在江南最少年,万事过眼如鸟翼”,什么艰难困苦,全都不放在心上。 甚至在第一次会试落榜后,周围有人痛哭流涕,黄庭坚依旧饮酒自若,处之泰然。

   这种豁达,伴随他走过了亲人的离别、仕途的挫折,一直延续终生。 在苏氏兄弟连遭贬谪、满朝官员避之不及的时候,黄庭坚依旧与两人保持通信,嘘寒问暖,频频致意。

   即使是在颠沛流离的晚年,生活相当惨淡,但每到一处贬所,他还悉心为当地年轻士子辅导诗文,被他辅导过士子,全都大有长进。

   早年不幸,一生坎坷,却始终保有一颗豁达的心,尽可能把善意传递给世人,才华与人品都值得称赞,被苏轼评价“瑰玮之文,妙绝天下;孝友之行,追配古人”。

   黄庭坚的一生,穿越千年的风尘,依旧熠熠生辉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记录-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-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版权所有